齐鲁大地网

联系我们

CONTACT~US
  • 齐鲁大地网
  • 联 系 人:张江东
  • 职  位:副主任
  • 固定电话:13280801091
  • 移动电话:18678999577
  • 联系 Q Q:1169435280
  • 邮  箱:1602080@126.com
  • 地  址:山东 青岛市 黄岛区

天气预报

WEATHER

资讯详细页

NEWS

调查山东聊城社会养老:都说有需求 实际并没住满

发布时间:2015-10-26 阅读量:次 来源:聊城晚报

  在海源念慈服务中心居住的老人正在拉二胡。记者 马玮 摄

  目前,山东省聊城市已经进入了老龄化快速发展时期,人口老龄化的形势日益严峻。以东昌府区为例,60岁以上老年人的比例已经超过14%。如何养老,这一问题也逐渐引起大家的关注。

  “养儿防老”,这是中国的一句老话。说起自己的晚年生活,不少老年人会选择跟儿女在一起。然而,传统的家庭养老模式存在诸多不足,在这钟形势下,社会养老开始走进人们的视线。

  据了解,聊城市的老年公寓数量在27家左右,其中东昌府区有14家。聊城市社会养老的情况如何,有多少床位,是否满足市民的需求?聊城晚报记者以东昌府区为例,进行了调查。

  去不去老年公寓,他们很纠结

  李先生兄妹四人,老家在临清,现他们几个均已在聊城成家立业。几年前,兄妹四人凑钱在城区买了一套房子,把在临清老家的父母接到身边照顾。

  去年,父亲突发脑梗,现在身体已大不如前,有时会大小便失禁。母亲今年也已经76岁高龄,虽然身体很硬朗,但是照顾父亲,有时仍是力不从心。

  “我们都有自己的工作,想要全天候照顾老年人不现实,让两位老人单独在家确实不放心,但又没有好的解决办法。”李先生说,他们几人商量过,想把老年人送到老年公寓,可是一来担心老年公寓的服务质量,二又担心老年人不同意,甚至胡思乱想,几个人也是一直拿不定主意。

  大约在前年,东昌府区新开了一家老年公寓,开业那天,李老太和老伴去参观,回来后她感觉那里也挺不错,很多老年人生活在一起,一大群人一起吃饭,平时还可以打牌等休闲娱乐活动。但是当记者问她会不会去时,她有些沉默。

  她告诉记者,她是真心感觉不错,去那里也不排斥,但就是怕别人笑话,笑话她虽然有儿有女,却是没人管,笑话孩子们不孝顺等。

  面对去不去老年公寓这个问题,市民的看法不一。不过,对于身体健康、生活能自理的老年人来说,这只是一个选择。而对生活不能自理或者半自理的老年人,老年公寓等养老机构或会逐渐成为一种刚需。

  100张床位,居住了53位老年人

  东昌府区海源念慈老年服务中心建成至今有1年半左右,100个床位的规模,现在有54人入住,其中53名老年人。

  这里原是一所小学,老年人居住的房间是由原来的教室改造的,有单人间和双人间两种。

  副院长陈曦介绍,在这里居住的,半数以上是生活半自理或者完全不能自理的老年人。“比如患有心脑血管等方面的疾病,家人无暇照顾。”陈曦说,还有十三四名老年人,是因为在家比较孤单来这里的。

  走进该服务中心的大门,首先看到的是两块菜地。服务中心的工作人员把这两块地分给了生活能自理的老年人,让他们自己种菜,工作人员在旁帮忙,这么做的目的就是让老年人有事做,从做事中寻找快乐。“我们创办老年服务中心的一个理念,就是生态养老。”陈曦说,这可以说是生态养老的一个体现。

  还有一个理念,是文化养老。她和老公都是美术专业毕业的大学生,平时会给老年人上一些传统的工艺课,比如绘画等,还经常组织老人参加一些娱乐活动。“我们的希望,就是这些老年人的晚年生活能够充实起来,快乐起来。”陈曦说,除了提供食、住方面的服务,他们还希望对老年人有精神方面的慰藉。

  说到目前的困境,陈曦谈到了资金和护工。资金方面,他们现在已经投入了150万,但是从实际情况来看,这些资金远远不够。另一方面是护工问题。“非常难找,这个工作的性质比较特殊,即使工资再高,也不一定能招到人。”陈曦举了一个例子,有的老年人大便不畅,护工就需要用手给老年人把大便抠出来,仅这一项工作,就难倒了不少人。

  社会资本参与热情高 实际入住率偏低

  据了解,聊城的养老机构包括敬老院、福利院、社会力量创办的老年公寓以及部分以村为单位,针对本村村民建立的老年服务机构。其中敬老院的服务对象主要是农村的“五保户”,即农村中无劳动能力、无生活来源、无法定扶养义务人或者有法定扶养义务人,但是扶养义务人无抚养能力的老年人、残疾人和未成年人,这些人可以免费进入敬老院,由国家承担其费用;流量人员可进入福利院,费用也是由政府承担的;对于有劳动能力、收入来源或者法定义务抚养人有能力抚养的老年人,想去养老机构,便可选择由社会力量创办的老年公寓,不过其中的费用需要由个人承担。

  东昌府区老龄委办公室主任丁辉介绍,目前东昌府区有7家敬老院(包括后由政府回收接管的幸福老年公寓)、14家民营注册的老年公寓。此外,还有一些以住户为单位的家庭式养老机构,建在小区或者某个区域内,很难统计具体数量。

  丁辉介绍,受老龄化趋势的影响,市场对于养老机构尚有一定的需求,再加上近几年政府对于养老机构的扶持力度比较大,包括新建、改建、扩建等,都有不同的扶持标准,因此社会资本参与养老服务的热情比较高,然而从已经建成的老年公寓看,入住率并不算高。

  据统计,东昌府区14家老年公寓共有1700个床位(包括部分已经建好,但还未入住的),入住的只有737个。

  分析原因,丁辉认为,有老年公寓自身的原因以及人们的养老观念两方面。首先就是老年公寓自身的原因,服务比较低端,比如仅是满足老年人温饱、居住方面的需求,老年公寓自身的服务水平与市民需求有差距等。

  另一个就是人们传统的养老观念。目前我国仍是以居家养老为主,机构、社区养老为补充的养老模式。不完全统计,东昌府区至少有90%以上的老年人选择居家养老。

  拟出台关于防止恶意竞争的标准

  说起东昌府区老年公寓的现状,丁辉总结了这几个字,规模小、档次低、服务单一。据了解,东昌府区的老年公寓,仅有一家超过200个床位,其他多数老年公寓的床位还未过百,这对于7万多老年人的现状,可以说是相差甚远。

  “随着养老观念的转变,社会养老是未来的一个发展趋势,只是因为起步晚,它的发展还没有跟上老龄化的进展。”丁辉认为,未来养老机构的发展,集养老、休闲、娱乐、医疗、居住等为一体是一个比较高端的方向。从近期来说,他们会致力于引导养老机构向一个多元化、规范化、服务水平逐步提升的方向发展。

  陈曦认为,加大娱乐、文化生活方面的关注,丰富老年人的精神生活,加强对老年人的精神关怀,是我市养老机构急需解决的一个问题。“同行不是冤家,我也希望大家能都互相学习,共同提高。”陈曦说。

  采访中,丁辉和陈曦都提到了一个问题,各老年公寓间的恶意竞争。“这一行本就是微利,原本1000元的收费标准,硬是降到了700元,又不能赔本经营,服务质量肯定会受影响。”丁辉说,目前他们也正在计划出台一个相关的标准,比如制定最低条件标准,在保证生活、服务质量的前提下,允许养老机构稍微有些盈利。

  丁辉还提到了农村的养老问题,从生活环境等放方面来看,农村与城市尚有一定差距,农村非“五保户”不能入住敬老院,入住城市的老年公寓资金方面又有一定的难度。他希望社会资本能够多关注一下农村的养老。

编辑:齐鲁大地网